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求己斋(胡博)的博客

平心静气叙民国(本站内容皆为原创,请尊重作者劳动成果)

 
 
 

日志

 
 

党国的那些将军们(一)——见死不救李天霞  

2011-10-15 17:09:03|  分类: 人物类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见死不救——李天霞(胡博)

    中华民国的三十八年,是个饱经战乱之祸的年代。有战争,那自然就搞出了许多个军事人才,通俗一点的说法就是“名将”。笔者这里的主角,泛指那些同样经历战乱年代的、曾经在国民党军队中服务的普通将领。由于他们普通,许多奇闻逸事往往就被埋没。这些将军们有的尽职尽忠,有的争权夺利,有的贪污腐化,如此种种,实在是大有谈资可用。

    是人就会有私欲,你做到将军自然也不例外,哪怕你当初是为了多么崇高的信念而奋斗过。但是随着思想的变化,有的人因为克制不住,从此论入万劫不复的地步。在国民党军队里,贪污腐化本属正常,只要你能打胜仗,照样重用。然而却有那么一位贪污腐化、连遭败绩的将军却也活的有滋有味,这就是出奇的地方了。他就是李天霞。

    说起李天霞,到也堪称“著名将领”。有趣的是,他之所以出名,并非因为战功显赫,却是因为孟良崮“见死不救”而出的名。且不管事情经过如何,事后李天霞运用“神机”免去牢狱之灾;事息,仍旧官拜军长,生活依旧。这,就是他称“奇”的地方。

    李天霞,原名耀宗,1908年2月28日(清光绪三十四年正月二十七)出生于江苏省宝山县。现在许多人都说他是上海人,这并非错误。那是因为宝山县在日军占领时期被划入了上海市。幼年时期的李天霞是个勤奋好学、吃苦耐劳的莘莘学子,也有着一颗拳拳报国之心。当他得知黄埔军校开始召生的时候,便毅然携同邻县的李鼎三、李梦麟等人赶赴广州投考。在黄埔军校第三期步兵科学习时,李天霞结识了同期同学王耀武,两人私交不错,后来李的晋升之路,多得助于王。

    由于李天霞就学期间术科成绩优秀,毕业之后被留在学校,先后担任军校第四期步兵科第1团3营8连排长、第五期步兵科第1总队区队附等职。等到第五期学员毕业之后,李天霞再也按耐不住学校的无聊生活,便向上级呈送了下部队的报告。正好李天霞的好友,时任第22师4团2营营长的王耀武下属有一个连长职位开缺,于是在王的帮助下,李天霞接任了这个连的连长职务。

    还是中下级军官时的李天霞,是个敢打敢拼的年轻俊才,王耀武每升一级,便将原职交由李接掌,不为其它,就因为李作战勇敢,加上又是王的同窗挚友。于是,王升独立第14旅第1团团长,李任第1团营长;王升补充第1旅旅长,李任第1旅第3团团长;王升第51师师长,李任副师长兼第306团团长;51师由三团制扩编为两旅四团制后,李又以副师长的身份兼任第153旅旅长。等到王耀武当上74军军长之后,接任51师师长的李天霞俨然是该军中的二号人物。在1939年就当上国军师长的黄埔三期生屈指可数,李天霞对此是十分自豪的。

    有趣的是,李天霞的平步青云似乎到此停了下来,因为74军里涌现出了另一位杰出的年轻将领——张灵甫。早在51师由三团制扩编为两旅四团制时,张灵甫就是李的直属下级,官拜第305团团长。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两人在淞沪会战和武汉会战中出生入死,互相帮助。在战火的洗礼下,战友之间的感情似乎有着一股无形的力量将李、张两人紧密联系在一起。武汉会战中张灵甫立功受奖,王耀武拟提张为旅长,征求李天霞的意见。李二话不说,当即表示愿意交出旅长之职于张。南昌会战中,张灵甫亲自率部进攻日军时不幸右腿负伤。李天霞得知后立即下命令将张灵甫抢下火线,转往后方治疗。应该说在那个时候的,两人之间的关系还是不错的。但是这一关系在南昌会战之后发生了变化。

    南昌会战中的李天霞,彻底暴露了其缺乏果断见解以及综观全局的弊端。不过已经察觉李天霞这一致命缺点的王耀武相信,李经过历练还是可以有所提高的。然而两年过后,李天霞却并不长进,反而演变成在独立作战时不知所措的尴尬境况。王耀武不能将74军交给这样的将军指挥,但顾及多年来的交情,他决定将李天霞调往后方,以副军长兼镇独师管区司令的身份督练新兵,或许等和平来临之后,李天霞仍能在军队中有更好的发展。

    李天霞认为,作为74军的第二号人物,接掌74军是势在必得的事。但在这个时候,自己不仅被剥夺了兵权,还被“贬”到大后方去训练新兵,他觉得王耀武不应该这么对他。失望之余,他将师管区公务弃置一旁,整日以看京剧度日。逐渐的,在受到腐败气息的影响下,李天霞经受不住诱惑,搞起了走私,玩起了女人,从此过起了“歌舞升平”的日子。李天霞的腐败,与官场失意有很大关系。但是客观的说,也正是由于他前期仕途过于顺利,滋长了自己的骄傲情绪,不能深刻认识到自己的缺点才造成的。李天霞在贵州两年无丝毫建树,他的“政绩”恐怕就是自己的成群妻妾和那些京剧演员的娴熟表演吧。而昔日的下级张灵甫却与他形成了鲜明对比,张在前线奋勇作战机智果敢,深得王耀武厚爱,在军中威望日增,人们似乎已经忘记了在74军之中还有一位姓李的副军长。

    李天霞在1944年出任第100军军长后,不仅没有丝毫收敛,反将那些不良风气带进了部队,将这支在前线作战的抗日劲旅转变成一支“军纪散漫”的部队。俗话说上梁不正下梁歪,于是在100军内,走私嫖娼渐成风气。李天霞甚至在公开场合喊出“作战不忘跳舞,跳舞不忘作战”的口号,一时间舆论哗然,李军长之名不径而走。到了100军整编为第83师之后,友军皆戏称83师为“跳舞部队”。此外李天霞在总结自己以往的作战经验时,对于自己犹移不决、缺乏果断的行为归纳为“稳打稳扎,出奇制胜”,实在让人汗颜。

    李天霞对于没能当上74军军长始终耿耿于怀,当74军军长的位子再次出缺时,坐上这个位子的念头又浮现在他脑海之中。李天霞利用走私所得到处活动关系,甚至连74军的第一任军长俞济时也为他说起了好话。不过角逐的结果再一次使他失望。国防部在1946年4月发表了以张灵甫接任第74军军长的任命。

    对于这个四期学弟能在众多角逐74军军长的人选中脱颖而出,李天霞忿忿不平。想当初在153旅旅长继任人选的问题上,我可是立即让出了这个职务给你张灵甫。现在临到角着74军军长时,你不但不考虑我对你的提携,不考虑我是你的学长,就这么厚着脸皮的接了下来,连一个谦虚的辞让都不说,你把我李天霞当做什么人?

    李天霞在角逐74军军长落马后,又想起了一年前在南京盛传自己的一个情妇和张灵甫有染的传闻。他不经查实,便认定有这么一回事。如今张灵甫又抢了自己74军军长的位置,旧仇新恨,全部涌上心头。此时的李天霞恐怕要后悔起当年将负伤的张灵甫抢下前线救治的“愚蠢”行为了。因为现在的张灵甫对于李天霞来说,只是一个“卑鄙小人”。这样一个观念一直维持到张灵甫在前线阵亡才算结束,同时也使李天霞这个名字刻在耻辱者的名单上了。

    内战全面爆发后,李天霞带着整编第83师转战山东战场。起初有些战绩,比如攻占鲁南重镇临沂的就是83师63旅的先头部队。不过也有败绩,比如他的57团就在盐城被解放军歼灭过,连团长钟雄飞也被对手俘虏了。当1947年国防部在山东投入重点进攻之时,李天霞做为第1纵队司令官,除了指挥自己的83师之外,还指挥有张灵甫的74师。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李天霞自然不会给张灵甫好眼色看,不过在表面上还得亲切的叫他“灵甫兄”。

    李天霞的缺点再次被暴露了出来。83师在攻占临沂后,李天霞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一个“共军有13个纵队集结在83师正面”的报告。他未经核实,在电告徐州指挥部后便自做主张的命令部队后撤40里。这一愚蠢决定,直接让友军的侧翼暴露了出来。解放军立即利用这个机会实施穿插进攻,一度使74师面临腹背受敌的危险。事后张灵甫气愤不过,当即向徐州方面弹劾李天霞“作战消极”。

    83师是保住了,纵队司令官的职务却丢了。此外在撤退的时候,负责断后的44旅130团被解放军包围歼灭,他就拿这件事说话,宣称“如不是我李天霞当机立断,第1纵队早就覆没了”。而在实际上,他要是不下令撤退,连一个营都不会损失,他的130团是因为落了单才会遭此厄运。

    当张灵甫决定带着整编第74师固守孟良崮的时候,曾经致电汤恩伯,要求与74师左右相邻的25、83两个师迅速向自己靠拢。而当李天霞在接到汤恩伯的这一命令后,明显不愿意帮助张灵甫,毕竟他的怨气还没消呢。但军令不可违,他为了保存自己的兵力,仅派了一个57团去占领垛庄(期间又是先以一个连打着19旅的旗号招摇),以策应74师侧翼。你张灵甫不是号称一个74师就能顶住共军二、三十万人马的进攻吗?那就让我看看你的本事吧。当时谁也没有想到,就是这个小小的垛庄,注定了74师在孟良崮覆没的命运。

    57团只是一个由新兵和伪军重新建立起来的部队,原来的精锐早在盐城就消耗殆尽,以这样一个团来守垛庄,根本无异于自掘坟墓。而对于解放军来说,占领垛庄是围歼74师的关键所在。李天霞的这个昏招让解放军如愿以尝了。

    当垛庄遭到解放军的凌厉攻势之后,57团迅速溃败下来,该团团长罗文浪无奈只得率领残部向74师靠拢。垛庄的失守,直接造成了74师主力与所属57旅被分割的局面,同时也断绝了两翼友军与74师的联系,李天霞再想去救也已经来不及了。一直到74师覆没的时候,位于左右两翼的友军都没能向74师成功靠拢。

    现在的大部分著作几乎都公认74师的覆没,主要是因为李天霞“见死不救”所造成的,笔者以为不妥。当74师被围时,奉命救援的部队达7个军(师)之多,离74师最近的除了83师外,还有25师和第7军,可以说这三个部队是救援74师的主力。如果说83师见死不救,那么25师和第7军跑哪里去了?黄百韬和张淦同样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除此之外,让我们再看看这三个部队在奉命解围时的实力。25师是三旅六团,第7军由于没有整编,是两师六团,而83师呢?

    整编第83师辖有三个旅七个团(其中44旅辖三个团)。孟良崮战前,所属44旅130团覆没,旅部和131团负责临沂防务。战斗开始后,担负掩护任务的57团又被围在包围圈内,所以当时李天霞所能指挥的部队只有19旅56团、44旅132团和63旅187、189两个团。就兵力而言,整25师有五个团可用(一个团留守后方),第7军有六个团可用。这两支部队可以全力解围,而李天霞却只有四个团。虽然在解围的第二天,国防部命令第7军的172师配合83师进攻,但是李天霞根本就指挥不动这个部队。在解围开始之前,83师所属的63旅就在马山被华野六纵的阻援部队牢牢牵制,无法脱离战斗(一直到5月17日才摆脱)。所以李天霞手头能动的就只有56团和132团了。

    以李天霞的性格,不管情况如何,他是不会这么轻易的把手头仅有的两个团全部投入战斗。此外44旅本属土木系,是因为整67师师部撤消后才奉命拨入83师建制的。加上130团已经出了事,如果132团再出事,他不能向陈诚交代,只能留做预备队。在经过一番痛苦思考后,李天霞做出了一个影响他一声名誉的事情,对于这个他不想也不愿意去解救的74师,仅派了56团的两个营去执行解围任务。以两个营的兵力去突破解放军华野二、八两个纵队所布置的阻击防线,明眼人都知道结果如何。

    5月16日下午三时,当74师与83师电台联络中断的时候,李天霞预感到这次似乎真的玩过火了,如果74师覆没,自己难逃干系。这位平时以“儒将”自诩的“著名将领”有了一丝寒意。慌乱间,他不顾参谋长的反对,也顾不得是否会得罪陈诚,把所有能调集的部队全部投入了战斗,但在这个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两个小时后,74师师部被解放军占领。第二天,散留在山区的74师残部也被解放军歼灭。李天霞的部队一直到了17日下午六时许才赶到了孟良崮山下,这时所能看到的,就只能是遍地的残骸了。张灵甫和他的精锐部队都完蛋了,他李天霞也出名了。

    74师真的完蛋了,南京不会放过我的,怎么办?究竟该怎么办?

    这个问题在李天霞的脑袋里不止思考了几万次。好在他的83师是第一个抵达孟良崮的部队,情况再坏,也还有那两位号称亲带五个团拼死前进的黄百韬和不计一切代价欲解友军之围的张淦在前面挡着。在经过一夜的辗转难眠之后,他立即派人去南京和徐州疏通关系,并决定不惜血本的给上级、同事行使贿赂手段,希望他们能出面为他李天霞说几句话。

    5月26日,李天霞在临沂师部被逮捕并押送南京候审。不过他的金条起了作用。他的长官俞济时、同僚周志道等人都为他开脱。此外加上黄百韬置至死地而后生的一力承担战败责任,事后李天霞仅被处于“撤职查办”的处罚。很快他就被释放了,失去军职的李天霞在上海、南京两地过起了纸醉金迷的腐败生活。

    一年后,李天霞被任命为第1绥靖区副司令官兼整编第73师师长,担负南通地区的防务。当解放军于1949年突破国军江防防线后,李天霞带着他的73军撤守平潭岛。同年8月,解放军进攻平潭岛,李天霞在稍经接触后就打报告给他的上级李延年,说是部队损失惨重,已无力再战,请求立即撤退。结果李延年误信这一不实报告,下达了放弃平潭的命令。当两李撤抵台湾,国防部追究责任的时候,李天霞又买通了李延年的参谋长,两人将一切责任都推给了李延年。结果李延年被判18年牢狱,李天霞因属“从犯”,被判刑10年。事后他再次动用金钱行使贿赂,结果仅在服刑一年后便被保释,并官拜澎湖防卫司令部中将副司令。如此“奇人”尚属少有。

    据闻李天霞退役后凭借着当年的积蓄开起了贸易公司,结果劣性不改,因赌博输光了家财,失落中动起了圈钱念头,结果又以诈骗的罪名再次锒铛入狱,他老婆也因为这件事而另嫁他人。晚年的李天霞极为落魄,1967年2月11日死在了台湾。


本作品由胡博(求己斋)编写,请尊重作者劳动成果,如需转载请保留作者名。
欢迎知情者提供修订意见,联系EMAIL:lemanhb81@163.com,联系QQ:39074036。
  评论这张
 
阅读(10855)|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