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求己斋(胡博)的博客

平心静气叙民国(本站内容皆为原创,请尊重作者劳动成果)

 
 
 

日志

 
 

《桂系军阀的将军们》连载23:丢下数万官兵开溜  

2013-04-02 14:32: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陶钧,字子钦,湖北浠水人,生于189222日(清光绪十八年正月初四)。陶钧是贫农出身,靠着家里凑钱才接受的启蒙教育。辛亥革命的爆发,使他和胡宗铎走到了一起,并成为知交,风风雨雨的相互扶持达十八年之久。而他和胡宗铎也因此成为了新桂系中鄂籍贯将领的领军人物。

    辛亥革命爆发时,陶钧和同在武汉的胡宗铎一起报名参加革命军的敢死队,并且一起进的武昌预校,又一起考入保定四期习步科。在校期间,两人相约今后互相扶持,但在毕业之后,因为分配部队的不同,而暂时分离。这胡宗铎去的是第12师,陶钧则被分配到第8师当见习官。

    相对来说,陶钧要比胡宗铎沉稳一些。当胡宗铎按耐不住去参加石星川的湖北靖国军时,陶钧仍然坚守岗位,后升为排长。不过当胡宗铎跑道革命圣地参加驻粤滇军的时候,陶钧再也坐不住了,他应胡之邀,以探亲为名,离开了北洋军队,只身秘密前往南方参加革命。

    不过陶钧这次被胡宗铎摆了一刀。本来当上连长的胡宗铎说只要你陶钧一来,保准也能当连长。可当他前脚抵达广州时,后脚就发现胡宗铎改投马济的第1军了,这让他根本就没脸去滇军报道。更没想到的是,胡在第1军里也只是当了一个教官,根本无力安排陶钧入伙,这就只能使陶被迫跑到广东的盐务查缉队混饭去了。堂堂保定军校毕业生竟然跑去混稽查队,这在保定同学中实属低就,不过对稽查队来说却是如获至宝,当即举荐他为副队长。

    陶钧跑稽查队毕竟只是权益之计。当胡宗铎在唐伯珊麾下站住脚跟之后,陶钧就在胡的举荐下,成为广东陆军第1军第3旅的连长。至此,陶、胡两人终于一起共事,有了朝共同目标奋斗的基础。此后唐伯珊脱离马济自编靖西救桂军,陶钧又在胡的大力保荐下升为营长。

    好景不长,随着唐伯珊被暗杀的消息传来,靖西救桂军失去了主心骨。这陶钧权衡利弊,认为以唐氏余部想要独树大旗,很难成功,就劝胡宗铎将部队拉到广东去另寻出路。结果这一建议被胡所拒绝,部队因此被打的四散奔逃。事已至此,胡、陶这两位本可带部投粤的人,只落得一个孤身抵达广州的落魄景象。

    不过陶钧的军旅仕途并没有因此而告终,随着胡宗铎找到新东家——广西讨贼军之后,陶钧也跟随前往,在参谋处当上了一个少校参谋。后来讨贼军和定桂军联盟,并消灭了陆荣廷和沈鸿英的部队,陶钧也就顺势升任广西全省绥靖督办公署警卫第2团的团长了。陶钧之所以能出任此一重要职务,一方面和胡宗铎的保举有关,另一方面也因新桂系这个团体严重缺乏有能力正规军校生有关。

    北伐战争开始后,时任第7军第1旅第1团团长的陶钧跟随旅长夏威出征。这第1团名义上归第1旅指挥,但陶钧实际上却是一直跟着第7旅旅长胡宗铎在行动。这就使胡在当上第2师师长的同时,陶钧这个团没有编归第1师师长夏威,而是成了第2师的骨干部队,陶也因此升任副师长。

    19279月,第7军第2师改称第19军第1师,胡宗铎升任军长,就把师长的位子让给了陶钧。而此时正是孙传芳纠集主力发起反扑的时候,陶钧就立即带着这个师投入到龙潭作战中,并在此战力抵数倍之敌,不仅成就了其个人的勇名,也给新桂系这个团体扬了威。

    两个月后,新桂系掌握了湖北全省的军政大权,胡宗铎出任湖北全省清乡督办公署上将督办,紧紧跟随胡的陶钧也随即当上了上将会办兼第18军军长。陶钧以自己的浅薄资历,仅仅依靠龙潭一役的战功就跃升为上将会办,这使许多新桂系的将领所不福。新桂系中的桂、鄂之争,也由此蔓延开来。好在李宗仁、白崇禧等本着鄂人治鄂的原则,全力支持胡、陶两人,那些反对派也只得隐忍不发。

    对于桂、鄂之争,陶钧其实看的很清楚,他明白以自己的地位坐上现在的位置是绝对不能服众的,但是他对于自己能够迅速上位也有着一些清高的态度。谁说我干不了会办的?我偏要干给你们这些反对派看看。就这样,陶钧虽然走到了其个人军旅生涯的最高峰,但是他的失败也已经开始了。

    在李、白的维护下,陶钧辅佐胡宗铎勉强维持了一年的湖北局势。但随着19294月蒋桂战争的爆发,湖北又开始动荡了。按照新桂系在湖北、河北的布局,其实是可以与蒋记中央一战的。但是陶钧也清楚的知道,河北的部队多为唐生智旧部,湖北这边也有不少的旧鄂军的投诚人员。战事爆发后,如果新桂系打的顺利,那么一切都好说。但如果受挫,那么湖北与河北的情况就很危险了。他把这个忧虑告诉了胡宗铎,但是对于局势看好的胡宗铎却不以为然,并且过度的相信以第15、第16、第17三个师的战斗力,绝对能够支撑新桂系的半边天。

    然而,事情的发展完全朝着陶钧所想的坏方向跑去了。当第15师因兵变无法承担作战任务后,第16师和第17师内部也随即产生了不稳迹象,加上河北驻军不战而降,更是严重的打击了湖北军队的士气。在这种情况下,胡宗铎找来自己的老搭档——陶钧,希望能商量出一个新的解决办法。可是以当时的情况,哪里还能有什么好办法呢?两人商量了一夜,是怎么干都不成,结果陶钧就提议,干脆我们一起通电下野吧。

    好么,这哥俩商量一晚的结果是抛下几万官兵自个开溜,而且还是在不通知夏威的情况下跑路。这招真够损的,简直是把新桂系在湖北的基业给全部损光了。就这样,新桂系当时所拥有的广西、湖北、河北三省地盘,一夜之间就剩其一——广西了,这也就直接注定了新桂系在蒋桂战争中的失败已经不可避免了。

同胡宗铎一样,三巨头返回广西时,拒绝了对战败负有严重责任的陶钧要求重新入伙的要求。这哥俩一商量,既然李宗仁不要咱了,就学黄绍竑那样倡导和平吧,于是胡宗铎在军事参议院当上了一个挂职的高级参谋,陶钧也同时挂上了参议的名义。抗战胜利后,陶钧与胡宗铎同时退役,后又随胡一起撤往台湾。19741014日,陶钧因病在台北去世。

  评论这张
 
阅读(23484)|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